他俩互掐了近百年,到底是什么仇什么怨?

“如果教练组的情况不能立即做出改变的话,我们就不会成为国家队的一员。”日前在一封给希腊篮协的信中,效力于“希腊红军”奥林匹亚科斯的普林特齐斯、科尼亚里斯和帕帕尼古拉乌三名希腊国手态度强硬,而使他们做出如此偏激行为的理由着实令人大跌眼镜:希腊篮协邀请了“希腊绿军”帕纳辛纳科斯的主帅皮蒂诺出任希腊男篮主教练。

这个尴尬的情况并非出于希腊球员跟美国教练之间的隔阂,而是源自希腊红军和绿军之间近百年的历史恩怨。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男篮在明年6月份的奥运落选赛上跟希腊男篮同样分在加拿大的维多利亚赛区的A组,对手的坏消息显然就是自己的好消息。

针对这一点,皮蒂诺已经决定邀请红军的老将斯潘诺里斯重返希腊国家队,意在缓和两队的矛盾,但效果如何尚不得知。红军和绿军的敌对势头看起来永远没有停息的那一刻,甚至在近年来愈演愈烈。而在拨开历史迷雾之后你才能明白,为什么这两支球队会如此仇视彼此。

皮蒂诺刚担任帕纳辛纳科斯和希腊男篮主帅就遇难题。

恩怨根深蒂固

相比于篮球,足球运动才是欧洲的“真命天子”,不少负有盛名的老牌俱乐部都是先拥有一支足球队再逐渐涉足篮球领域的,这一点在帕纳辛纳科斯和奥林匹亚科斯身上尤为明显。

帕纳辛纳科斯俱乐部成立于1908年,建队之初就占据了雅典市中心的位置,被认为是希腊首度高级社会阶层和古雅典社会经典的代表。相比之下,奥林匹亚科斯就显得“下里巴人”多了,因为他们直到1925年才成立俱乐部,初始位置在雅典郊区的港口城市比雷埃夫斯,主要吸引周围工人阶级的支持者。

自古以来,雅典和比雷埃夫斯这两个城市在希腊历史上都发挥了重要作用:雅典被认为是古希腊文明的摇篮,而比雷埃夫斯凭借经济上的战略潜力也得到了极大开发。20世纪,雅典经历了人口爆发式增长,有了迫切的区域扩张需求,于是将包括比雷埃夫斯在内的附近所有郊区城市都并入到“雅典”名下。至此,希腊红军和绿军两支球队同属雅典,他们之间的对决就被称为“德比大战”。2014年英国广播公司将“红绿大战”评为“欧洲最疯狂的德比”,而每日镜报则在2019年将这样的对决描述为“世界排名第五的永恒敌对”。

无论是否同城,两支顶级球队的较量都会充满火药味,而同城之后的竞争只会更加激烈,因为这涉及到了球迷的争夺以及一定程度上的阶级对立意味。奥林匹亚科斯在俱乐部成立的早期明显占据了成绩上的优势,支持这支球队成为了比雷埃夫斯地区球迷表达对较富裕阶层蔑视的方式之一。相对应的,身处雅典老城区的球迷则坚决支持帕纳辛纳科斯,因为他们觉得雅典本就应该属于绿军这一支球队。

欧洲球迷的忠诚度很高,一个家族往往会世代支持一个俱乐部,所以足球方面的恩怨会被延续到篮球领域。1919年,帕纳辛纳科斯成立篮球队,成为了希腊历史最悠久的球队之一。在希腊国内篮球史上,绿军曾赢得35次希腊联赛冠军、8次希腊杯冠军以及6次欧冠冠军,战绩辉煌。

1931年,奥林匹亚科斯也建立了篮球队,跟绿军形成分庭抗礼的局面。由于创建时间晚一些,红军的历史战绩比绿军稍微逊色一些,但也有12次希腊联赛冠军、9次希腊杯冠军和3次欧冠冠军的表现。这两支球队都曾为希腊国家队和世界篮坛输送大量的球星,比如帕帕卢卡斯和斯潘诺里斯等传奇人物。

矛盾轻松激化

希腊篮球联赛基本上就是绿军和红军的“二人转”,偶尔有别的球队稍微具备一点竞争力,但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争夺第三名。这样的平衡持续了80多年,却在2019年被轻易打破了。

2019年的希腊杯半决赛上,奥林匹亚科斯提前遇上了帕纳辛纳科斯,两队每回交手都打得非常激烈,难分高下。然而在这一场比赛里,两队的场上竞争涉及到了裁判问题,于是更大规模的争执就爆发了。由于对裁判吹罚不满,奥林匹亚科斯宣布退出比赛,被扣掉6个积分,他们随即就一直向希腊篮协抗议,要求执法了这场比赛的裁判永远不能再吹罚红军的比赛,而且在对阵绿军的比赛里还得使用非希腊籍的裁判。

回到联赛,红军在面对绿军的常规赛里再度退赛,又被扣了6个积分。到了联赛倒数第二轮时,愤愤不平的红军球迷看到执法希腊杯半决赛的裁判又出现在比赛名单中,就前往裁判的家门口扔爆炸物,最终迫使希腊篮协换了裁判。

红军球迷的行为彻底惹恼了绿军,为表达抗议,绿军在最后一轮联赛也退赛,被扣6个积分,于是自己掉到常规赛第三的位置,在该年季后赛首轮就要面对第六名的红军。在季后赛阶段,希腊篮协不肯使用非希腊籍裁判,奥林匹亚科斯决定拒绝出席季后赛,于是被判直接降级到了希乙联赛。

这样一来,希腊的两支顶级球队就出现了一副神奇的景象:本季的欧冠联赛上,希腊红军和绿军都能出战,因为他们都代表着欧洲最顶尖篮球俱乐部的水准;回到国内,奥林匹亚科斯使用二队在希乙联赛轻松应战,而帕纳辛纳科斯则在希甲联赛曲高和寡,寂寞如雪。

对于任何一个国家的篮球运动而言,拥有两支在洲际赛场上都处于强势水平的球队实在是令人欣喜的事情,但希腊两支球队越来越激烈的对抗意识则令人非常无奈且担心。拥有实力却不能维持平衡和协作,内部的消耗很可能会让希腊篮球滑入不可控的困境之中。

每一次的“红绿大战”都非常激烈。

争斗永无停息

终于,随着红军三名国手发出退出国家队的威胁信件,希腊篮协最担心的情况发生了。在今年夏天的篮球世界杯上,由新科NBA常规赛MVP“字母哥”安特托昆博领衔的希腊男篮非但没能夺冠,还因为小分上的劣势未能打进八强行列,只能通过明年6月份的落选赛竞争一个东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

字母哥的美式球风需要一个熟悉FIBA体系的美国教练来适应,于是上赛季就执教过帕纳辛纳科斯的前NCAA名帅皮蒂诺就进入了希腊篮协的视线范围中。在本赛季前三分之一的时间点重回绿军帅位,皮蒂诺也同时成为了希腊男篮的新主帅,不出意外的话,在明年奥运会之前都不会被撤掉。对于皮蒂诺来说,红军三名国手的行为实际上与他本人无关,却是他不得不面对的“希腊难题”。

这样一来,在北京时间12月7日凌晨上演的欧冠赛场“红绿大战”就从“主帅观察国手状态”变成了颇具历史渊源的较劲。比赛从一开始就打得非常胶着,而红军在结束前5分钟凭借布兰登·保罗和斯潘诺里斯的三分球打出12比2的攻击波,以78比76反超比分。不过皮蒂诺的运筹帷幄体现出了他的执教水平:卡拉西斯的漂移上篮和帕帕扬尼斯的低位单打得手帮助绿军稳住局势,还让比赛及进入加时大战。

加时赛中,皮蒂诺没有给对手更多的机会。尽管斯潘诺里斯的得分帮助红军再次取得91比89的领先,不过皮蒂诺指挥绿军球员提速,不断打出防守反击,最终贡献一波7比0的攻势,以99比93收下比赛胜利。

不得不说,这场比赛堪称上一轮欧冠最精彩的对决。帕纳辛纳科斯获胜之后不仅稳固了自己的欧冠季后赛席位,还将奥林匹亚科斯暂时挤出了前八的行列。赛后,红军球员一言不发地离开球场,而轰下41分的绿军得分手莱斯显得非常兴奋。作为美国人,他对红绿大战的意义了解不深,但已然从球场氛围感受到这跟别的比赛的区别。

毫无疑问,帕纳辛纳科斯和奥林匹亚科斯之间的争斗会永远延续下去,皮蒂诺肯定不是最后一个被此困惑的“外人”。若是无法在这样的争斗中找到平衡点,那么皮蒂诺的希腊国家队主帅生涯也会非常艰难。